快捷搜索:

一入秋,南翔就美成了槎溪

原标题:一入秋,南翔就美成了槎溪

秋日,必然要来南翔。由于一入秋,南翔就美成了槎溪。古猗园金黄的银杏、火红的枫叶,檀园馥郁的桂花,南翔老街的小桥流水、古朴砖塔,横沥河青瓦白墙的粼粼波光,留云寺的悠悠钟声,还有那喷鼻味扑鼻的小笼,真真璀璨妖冶了南翔的全部秋日。

南翔的秋,是从古猗园开始的一夜秋风,一轮秋阳,片片银杏叶覆着金色的光晕,纷飞在风里,飘落在九曲桥畔,点点金黄跟着一池碧水,悠悠荡荡,就过了青青园。尝鼎一?,银杏带来了秋的问候。

更不必说红枫了,那些叶浸透了秋的浓烈,阳光照在叶子上,显出通透的红,竹影斑驳在白墙上,风穿过林稍,让南翔来奉告你,江南的秋色是暖柔顺约的。

在古猗园,你可以触碰秋色,也可以闭目联想。数百年前,李流芳和朋侪也在如水的秋夜里,在猗园踏月而行。夜露晶莹,虫鸣阵阵,他们就在潺潺的流水边,看着玉轮渐渐升起,那些无言的岁月,在忽明忽暗的点点星光中,依稀闪现:朋簪偶合趣横生,深夜何妨踏湿行;坡似伏鳌径似蟒,三更冷露乱蛩声。带水弯环最有情,延缘萝薛又盈盈;萍铺一片如茵绿,遮断溪光受月明。(李流芳《小重阳夜踏月古猗园》)

入秋一夜,槎溪就回来了

留云寺的钟声,唤醒了南翔双塔的飞檐翘角,唤醒了老街晚风中的旗招,唤醒了南翔的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,彷佛一器一物都有了灵魂,欣欣然抖擞着生气愿望。南翔,一夜就美成了槎溪。

如若你只在烟花三月看到了南翔春的灵动妩媚,那你就会错过南翔秋的璀璨浓郁。

一对五代砖塔,在秋阳余辉中鹄立守望。“砖塔岿然双峙,千年物也。”历经千年事月,斜晖脉脉,她古朴秀美依旧。南翔的砖塔确凿不比北方的大年夜雁塔雄健,却玲珑高雅,和江南的秀气的桥、温婉的水相得益彰。待得夜灯初上,大年夜红灯笼的倒影抹一片红晕在走马塘的水面上,八字桥守着时间和岁月,南翔依稀是槎溪。

檀园,小巧、风雅、标致。虽小,却移步易景。红的枫叶、绿的芭蕉,古树葱郁,桂子点金,浓烈的喷鼻泼泼洒洒化都化不开。随秋而入,檀园三三两两的游人吴侬软语,碑廊里荟萃着文人的风骚洒脱,熠熠生辉。七曲桥畔,肥硕的锦鲤五彩斑斓扎堆游玩,乍一看像是春花烂漫开在水中,有时有锦鲤跃起,搅动水花簌簌作响。

假如午后坐在翏翏亭里,看水波映照着太湖石上的秋天斜阳,再品一杯桂花龙井,或许能感想熏染昔时李流芳在次醉阁微醺后赋诗作画的畅快淋漓。当然,茶是不能醉人的,醉人的是秋色。无论是招隐亭抑或是步蘅舸,植被的数笔飞金点朱让这里淡了“凉雨洗尘秋院静,飞虫远竹夜堂清”的秋之悲惨,反而多了一些缤纷的热烈,而这统统都来自光阴的奉送。

南翔秋天的水美

入了秋,横沥河彷佛较夏日清瘦了几许。蓝世界几缕白云映照此中,水更显清透,波光更潋滟。河边,薖园、程家园一袭黛瓦白墙,倒影如丽人临水。几点白鹭擦过,晨风拂岸,再加上些许留白,便有了大年夜师陆俨少山水画的意蕴。

假如说横沥河美得入画,那天恩桥的月色,就是美得入梦了。秋天月色美,最美不过天恩桥。据纪录:“月夜登眺,野旷天低,心神为荡,俯看南北,水澄澈如匹练。”

有诗云:不是垂虹锁巨川,半湾脚底涌婵娟。置身直拟浮槎客,抚景宁追掷杖仙。色冷印残千里迹,影低画破一溪烟。未邀好酒丹阳尹,莫野风光笑独专。

数百年时间以前,天恩桥依然长虹卧波在横沥两岸。满月光辉如银,河水平静时,玉轮如入水银盘,而一旦有风吹皱河水,碎银点点,波光粼粼,落叶簌簌。作为槎溪十八景之一,“天恩赏月”如梦似幻,同一个玉轮,照耀过曾经,也照耀着现在,照耀着你,也照耀着你缅怀的人。南翔的秋,还有江南隽味、软糯喷鼻甜萦绕纠缠心间

小笼自是不必说,被才女张爱玲称之为“江南隽味”。尤其是在秋日的破晓,一屉热腾腾的小笼端上来,冒着热气,咬一口玲珑剔透的厚味,齿颊生喷鼻,若还能来一杯桂花糖茶,去油解腻,仿佛秋的清冷都被厚味治愈了。

走在老街的弹格路上,糖炒栗子的喷鼻甜,桂花糖藕的软糯,烤红薯的诱人,一口咬下,滚烫的幸福让暮秋变得热烈。秋意浓,回忆也浓了。

南翔的秋,不仅美的让民心醉流连,还饱含着生活的诗意和浪漫。任韶光荏苒,槎溪神韵依旧在,只是那美诉说不完,以是,你必然要亲身来看。

(翰墨:于俊丽,图片:蓝风、李琦、玛豆通讯员:陆雨沁,编辑:俞晓静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